桦雨

终于开始尝试自己产粮
每天都在努力思考怎样让清光光做出些羞耻的动作来满足自己的欲望

【主清】女装大佬与不洁幻想

蟹蟹蟹蟹蟹蟹♪(^∇^*)

Lingco Wan:

【主清】女装大佬与不洁幻想

在ooc的深渊大鹏展翅
每天都站在北极圈中央瑟瑟发抖
有原创男审神者出没
@桦雨 小天使的点文 对不起只有女装这个梗写出来了其它的都没有呜呜呜~(>_<)~
以上——

00
某本丸审神者,年方十七,正是男儿血气方刚之时。不久前还在蔚蓝的大海之上肆意遨游,左拥右抱,美人在怀,听着小姐姐小妹妹们一口一个甜甜的“舰长,你想先吃早餐还是先吃我~”,好不惬意愉快——然而世事无常,一失足成千古恨,在妹妹的坑蒙拐骗下跑去当了个审神者,从此和一群年龄不知道大了他多少倍的刀男人过上了六根清净无欲无求的和尚生活。
在全刀帐了发现一个女孩子都没有后,审神者顿觉心肌无力,仿佛世界都失去了色彩,甚至想要和自己的妹妹一起去拯救人理。
但是既来之则安之。
于是审神者默默接受了现实。
从此性取向一去不复返。

01
年轻人,总是喜欢胡思乱想。
偶尔还有不洁幻想。
某男审也是如此。
男审有次闲的发慌,于是翻起了刀儿子们哦不,刀爸爸们的新年愿望起来,不知道是谁写了个“清新脱俗”的愿望——我想看清光女装,后面还画了捂脸的动作以示害羞。
审神者认真地脑补了一下,发现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好像还挺带感的诶!
审神者的鼻血流了一地,吓得压切长谷部没收了审神者所有的鸭爪薯片。
可是要拿什么理由让他穿女装呢?
审神者十分苦恼,觉得自己要是直接扒人衣服强迫加州清光穿女装可能分分钟被怒气值Max的加州清光削成人棍。
“爷,您可有什么高见?”审神者问道。
爷爷不愧是爷爷,见过了大风大浪的人就是不一样。三日月宗近和蔼地告诉审神者,说这事交给鹤丸国永最为合适,他热衷搞事,这种事交给他绝对十拿九稳。这锅甩得干脆利落,还顺便黑了总是在他内番的路上挖坑的某人一把,三日月宗近顿觉神清气爽。
审神者觉得爷爷言之有理,于是对爷爷愈发地崇拜。

02
鹤丸国永兴高采烈地接下了任务,表示自己绝对不会辜负组织的期望。
还没想好要拿什么理由名正言顺地让加州清光穿女装,他就一蹦一跳地踏上了去万屋的路,走着走着还时不时转个圈儿,心情好得跟看到三日月宗近掉到他挖的坑里一样。
万屋的老板惊奇不已——“我记得你们家好像没有女孩子的呀?”
远在天边的审神者打了个响亮的喷嚏,莫名觉得自己的膝盖有点疼。
鹤丸假装凶狠地表示少废话你告诉我女孩子的衣服在哪里就可以了再废话就打你哦。万屋老板被鹤丸的表情吓了一跳,战战兢兢地给鹤丸指了女装区的方向。
but——
思想跟上了时代潮流,不代表审美跟上了时代潮流。
审神者看着装饰华丽价格不菲但是把身体遮得严严实实的和服,觉得自己先前和博多肝了将近一个多礼拜大阪城挖出来的小判都白挖了,内心只剩下千万句的mmp。

03
后面审神者在某宝上网购了一套jk。
当时商家推荐里有套可爱的泳衣,穿着泳衣的模特看上去又清纯又色情,审神者脑补了一下加州清光穿着泳衣的场景,连忙摇摇头把脑袋里的不洁幻想赶出去,然后拿起纸巾擦鼻血。
活命更重要。
审神者想道,最后还是选择了jk。
彼时三日月宗近担任近侍,在审神者下单的前一秒拦住了审神者,并劝说他把肉色的丝袜换成黑色的。
“为什么?”审神者奇怪地问道。
“黑色的可以挡腿毛。”三日月宗近高深莫测地说道,俨然一副老司机样。
审神者恍然大悟,感叹活的久就是不一样,而三日月则微笑着继续品茶,觉得自己深藏功与名。

04
不过他们还是没找到合法正当的理由让加州清光穿女装。
买来的jk就凄惨地被审神者拿去压箱底了。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有贼心没贼胆。

05
直到后来某天大家沉迷三国杀。
玩到最后审神者、鹤丸国永、三日月宗近三个终于搞清了他们三是一伙儿的事实,一致对外集火“搞死”了抽到主公牌的加州清光。
至此“反贼”们终于获得了胜利。
“唉,好吧,愿赌服输。”加州清光无奈摊手,腰上还挂着一个“主公对不起我没保护好你呜呜呜”嚎个不停的“忠臣”大和守安定,“说吧,什么惩罚。”
审神者思考了一下,觉得自己压箱底的那身jk终于派上了用场。
当审神者把要求说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下一秒被加州当场打成重伤的准备。加州脸色黑如锅底,旁边几个看热闹不嫌事情大的家伙大喊着“愿赌服输”,审神者似乎多了几分底气——“对,没错,愿赌服输!”
第一个出局结果头发被绑成好几股麻花辫的和泉守兼定鼓励道,“加油,你行的。”
加州清光:冷漠脸.JPG

06
加州清光换衣服的时候,觉得审神者绝对是密谋已久,不然怎么服装尺码这么合适!
……好吧。
其实他还是有点开心的。
有一点儿罢了。
加州红着脸想道。

07
加州捂着脸走了出来,脸热得跟可以煎鸡蛋一般。
少年的皮肤白的发亮,头发散落开来自然地垂在了肩头。虽是古刀可是付丧神身体的骨架仍旧处于还未完全生长开来的状态,166的身高在男生中算不得什么可是在日本的女生中算是比较高挑的存在了,完美地撑起了过膝的裙子,再加上黑丝,要说这是个16岁的高中生也没什么问题。
换老婆了!审神者的内心无声地大喊道。
审神者大爆手速拍下了好几张照片,美滋滋跟边上的大和守安定炫耀,“好看不?”
“好看。”大和守安定真诚地点头。
鹤丸国永凑上来,“主公,回去记得把照片传到x度云上分享给我。”
审神者把手机贴在胸前,笑嘻嘻地拒绝了鹤丸国永,“那不行,这可是我的宝贝,我要珍藏一辈子的那种。”说着他还偷偷瞄了加州一眼,后者注意到他的视线后脸更加红了。
血赚,不亏!审神者想道。

08
多年后,加州突然想起了这件事——“我说你是不是对我图谋不轨很久啦,不然怎么那身女装那么合身。”加州一边用脚尖蹭审神者的手臂一边问道。
“真没有。”审神者解释道,然后转身抓住加州的脚腕,“那次是意外啦,不过有一点你说的没错——”审神者凑近加州的耳朵:“我确实是对你图谋不轨很久了,小宝贝儿。”说罢还要咬了咬加州的耳垂。
加州的脸一度变得很红很热,然后躲进被子里扮起鸵鸟来了。
审神者哈哈大笑。

09
这一切不过始于一个少年的不洁幻想罢了。


--------End---------


终于写完了!

第一次写主清,请多多指教!
除了点文的其他人请不要转载哦 谢谢!

依旧满地打滚求红心蓝手和评论!

【清婶】鹰

庆祝清光光极化!
写的也是我自己的心里历程。
小甜饼~
可能有点矫情
没有问题往下走ヾ(●´∇`●)ノ
——————————————————
       走廊上传来一阵脚步声,审神者并没有多加注意就能感受到,这个声音的主人是加州清光。付丧神不出预料的在审神者的门前停下脚步,似乎是在挣扎,犹豫,停留了很久也没有敲门。

        “咚咚……”过了一会儿,那声敲门声终于想起,在听到允许后,门外的人先是探出了一个脑袋,向里面看了看,随后走进房间。

        付丧神的眼神好像有些不对劲,眼睛里似乎没有了那种意气风发的神情,取而代之的是一重重的纠结,而在这层感情的深处却透露着些许坚定,好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

      “主上……我想要变强……”
      “你要走吗?”审神者的眼眸暗了暗。心底涌出一种莫名的伤感。
        “我想去修行。”
       “……”审神者沉默了,“你知道‘鹰’这种生物吗?”少女犹豫了一下,像是在自言自语般开口说道。
      “知道。”
       “这种生物啊,有一个特点。它的寿命很长,可以到达70岁。虽然在你们看来只不过是一瞬间,但是对我们来说,这是极其长的寿命。甚至就算是我们这样的人类也未必能存货那么长时间。”少女抬头看了看加州清光,看到他正在专心的听着自己的话,心里的惆怅又加深了。

“但是啊,在他到40岁时却要经过一次生命的决择。爪子开始老化,喙又长又弯,羽毛又浓又厚,飞翔十分吃力。这时,它只有两个选择:一是等死、二是蜕变,它选择了后者。于是,它飞到山顶,在悬崖上筑巢,用喙击打岩石,直到完全脱落,然后静静地等待新喙长出。当新喙长出,它用新喙将脚趾甲一片一片拔出。当新趾甲长出,它把老羽毛一片一片拔掉。”审神者叹了口气,“一定很疼吧。对于我们来说,分明不是自己要经历的事,但是听到以后还是忍不住的担心和心疼。更何况,我面对的是自己喜欢的人啊。”

这孩子,一定听出来了吧,我的意思……

果然

      “您是不想让我走吗?”加州清光略微有些吃惊,因为他了解到的审神者大多都是很高兴的派遣“自己”修行去了,而自家审神者却不是……清光不免有些失落,但是又说不出话来。
       “嗯。”少女低着头,像是个犯了错的孩子,抿着双唇,双手攥着身上的羽织,不敢抬头看面前的人。

怎么办,要被讨厌了。清光一定很伤心吧,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面对过去,却因为我的懦弱而停滞在原地。

付丧神皱起了眉头,如果说之前的猜测只是让他有些纠结,但是当事实就摆在面前的时候他还是止不住的伤心。

这是自然,当你决心想要去做某一件事,这时,一个完全能主宰你命运的人告诉你——不能去,也不准去。    谁都会伤心的。

“这样啊……”内心的想法在不经意间被说出口

“……”少女没有说话,仍然保持着刚才的动作

“呼……”少年好像突然释然了,身体前倾,张开双臂抱住身前的少女,在审神者耳边有些暧昧地轻声道“那就不去好了。”

“!!!”少女满脸惊愕,看着笑着的人。

像掀起的波澜,眼睛里只剩温柔。

“清光,我这样的人很糟糕吧。”审神者把头埋进付丧神的胸口,虽然是个男孩子,但是清光身上却很香呢。有种让人安心的味道。

“怎么会呢,如果主上不想让我去的话,我就不去。在本丸陪着主上也不错。”

“对不起,清光。”少女在付丧神的怀中小声抽泣起来。

“请不要说这样的话,我是您的刀,我的第二次生命是主上给我的,所以,我尊重并理解您的选择。想必主上在说出这句话前,也想了很多吧。”少年的手摸着审神者的头,平静地说道。

少女不想让他离开,她担心他,担心他会不会像安定一样,回来之后让人心疼,担心他回来是不是不会再喜欢她,担心他能不能好好的面对过去。少女知道的,这个看似每天笑着在审神者这里撒娇征求疼爱的人,内心有多么的敏感。其实他都明白的,只是,他不想把那么脆弱的一面表现出来罢了。

事情解决了吗?并没有。

果然,她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当审神者看到自己家的清光在演练场上一次又一次地被修行回来的加州清光打飞本体的那一刻,审神者终于明白了,明白了自己是有多么的自私,不应该阻止他的脚步,不应该没收他成长的权力。每次看到他深夜在手合场独自挥刀的身影,审神者的心脏就突然一阵钻心的疼。那个每天都要抽出时间来贴黄瓜片睡美容觉的孩子现在一直从深夜挥刀致天明。

当晚,审神者房间的灯一直没有熄灭。

“加州桑,主上叫你过去一下。”五虎退敲了敲门,听到加州清光的回应后就走开了。

“您又熬夜了是吗?已经有黑眼圈了哦!”清光坐到审神者面前,端详着她的面容。

“只有昨天一晚啦,没事的。”少女一边笑着,一边摆了摆手。

“那可不行,有黑眼圈就不可爱了啊!”加州清光开始埋怨审神者。

“那你呢。”

“我?”

“别装了,我都看见了。”

“……”

“你其实还是想去的是吗?”

“我只要陪着主上就好啦。”

“说谎。”
这回轮到加州清光低头了,审神者看着他,突然“噗嗤”地笑出声来,“清光,我昨天想了很久,我做的到底是不是正确的,我本以为限制你的出行,你就不用受伤,可是我渐渐发现我错了。”说着,审神者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了四样东西,摆到加州清光面前。

“这是……!”

“清光,你还记得我前几天给你讲的故事吗?”审神者笑着说。

“记得。”

“其实啊,那个故事才讲了一半。”审神者看了看坐在一旁满脸疑惑的加州清光,“在经历了失血、感染、饥饿、甚至死亡的危险的5个月后,老鹰新的羽毛长出,蜕变重生了。它重新开始搏击蓝天,又过了30年的美好时光。”

所以我觉得修行对清光来说也是一种不可缺少的经历,不论你最后的结果是怎样的,我都会坦然的接受,因为,这是清光自己做出的选择。

“您……不担心我了?”像是在确认一般,付丧神又小声询问了一遍,语气中带着无法遏制的激动和惊讶。

“不担心,我啊,相信清光光呦。”

去吧,带着自己的信仰,回到那个自己日思夜想的地方。

带着自信回来,那个少年长大了,成为了一个成熟的人。

全新的加州清光,那个能坦然面对自己折断的事实,不再是一味地去追求他人疼爱的少年终于回来了。

“我回来了。”他说。

“欢迎回来。”

————————————————————
其实一开始我出于担心是不想让他去的
但是正如我写的那样,清光光只有经历过才能蜕变。
所以,我最终还是会让他出发,在我有能力让他修行时(划重点)。
醒醒,你是个国服婶婶。

打我自己一拳冷静一下……
不行冷静不下来!!!
终于极化了!

【加州清光视角】给主上的一封信

05
好吧其实这次是安定视角……
这是一封来自安定的“恐吓”信(bushi)
第一人称
可能有刀~
没问题往下走~
我知道这次tag打的有点迷……
————————————
主上:
您好。
        我不知道加州清光都和您说了些什么,他最近很不好啊。您不是喜欢他吗?那么为什么不回来,就是因为你,他连饭都不好好吃了你知道吗?“隔壁的那位大人好欧啊。”“主上应该很想要三日月吧。那么如果他来了,主上会不会回来呢?”他是这么说的。结果那个笨蛋没有和任何人说,自己独自去了5-4。重伤,差点就碎了。最后还是没有带三日月回来。您也知道,我们没有审神者的灵力,伤无法愈合。隔壁那位审神者看不下去,用自己的灵力给清光手入。他这几天因为愧疚不敢给您写信,所以我就帮他代劳了。
      还有一件事情,现在清光他体内流动的灵力,已经不全是主上您的了。就是说,如果那位大人过多干涉他体内的灵力的话,您和清光的契约就会中断,换句话讲,加州清光就会成为那位大人的刀。我也不想让清光变成那样,所以主上,您能回来吗?哪怕一次。
                                                                      您的刀
                                                               大和守安定
——————————————
突然发现因为考试好多天没更……

【加州清光视角】给主上的一封信(4)

第一人称
不知道这个梗有没有人写过。
可能有刀。

跨世纪更新
短小……

亲爱的主上:
您好。
       有好长时间没给您写信了呢,主上有没有想我呢?我可是每天都想着主上的呢。主上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回过一封信呢……要不是寄信之前我特地对照了好多遍地址我还真的以为我寄错地方了。主上有看我的信吗?秋天已经快过去了,天黑得很快,晚上也很冷呢……我讨厌冬天,但是……更不喜欢夏天呢……
      隔壁的那位大人还是天天在他的本丸里不停的安排出阵,只是自从上次拜访之后就再也没来过了。这几天见面的时候也只是说“等你主上回来了告诉我一声”就走了。前些日子我们和隔壁那位大人的付丧神演练,我们输了。输的很惨,连刀都被打掉了……三日月,数珠丸这样的名刀都好华丽,好厉害啊,像我这样的刀是不会被主上疼爱吧。主上您一定很失望吧…您培育了我们那么久,我们却轻易地输给了那位刚刚上任的大人……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我们一定会努力练习的,请主上不要抛弃我们……我会赶上的,请您相信我好吗。
                                                        您的近侍
                                                        加州清光

花丸清光的脖子上没有疤。
为什么没有呢?
而且他好像丝毫都没有因为自己颈部的伤疤而在沐浴的时候自卑过。
为什么嘞?
为什么没有疤呢?
那真的是加州清光吗……

那个……悄咪咪问一句……
有没有人感觉的场静司和加州清光长的挺像的。
我怂,就不打tag了。

不好意思,清光。为了冲田君请你去死【下】

本篇完结
BE预警
第一章和第二张见评论区~
——————————
小判,甲州金,冷却材……一系列奖励蜂拥而至,本是应该庆祝,但本丸里却接连冷清了一个多月,就连平常热衷于活跃气氛的鹤丸也安定了很长时间。
他有那么重要吗?
是的,他有。
那振和本丸的审神者一起建造了本丸的刀,那个每次都带新成员熟悉环境的前辈,那振见证了本丸历史的刀——加州清光,已经断了。
昼夜交替,即使没有他,本丸也要照常运行。大和守安定站在审神者的工作间门口,伫立很长时间才试探着推门进去“主上,我有些话想要对您说。”
“原来如此,修行……是吗?”审神者低下头沉思良久,然后又抬起头,眼睛里闪烁着火花,在昏暗的的灯光下熠熠生辉。“好,我批准你。去吧,安心修行,不用着急回来。”

没有你的地方,连我的存在也变得没有意义了呢。
大和守安定整理好衣物,简单地和本丸的其他人告别,随后踏进光束。
清光,你所经历的事情,让我再看一遍吧。
“安定!今天总司又带我去战场了哦~怎么样,羡不羡慕?我杀了好多人呢!总司还给我买了团子,你要吃吗?要吃我也不给。”
“切,谁稀罕你的团子啊!金平糖比团子好吃多了。”

“欧拉欧拉哦啦!!人头落地去死吧加州清光!”
“有破绽!”
“啊!!输了!”
“都和你说了不要用这么没有逻辑的打法,你真是一点也不像总司的刀啊。”

“清光,你为什么总是要染指甲呢?”
“你不觉得这样很可爱吗?”
“不会很麻烦吗?”
“唔……麻烦是麻烦啦,但是好看,也值了。总之向安定你这样的家伙是不会理解的。”

“安定!这样披着头发一点也不可爱啊!真是的,你自己不会扎吗?”
“披着头发有什么不好,倒是清光,你分明是把刀,却那么在意外表。”

“安定我们出去玩吧。”

“安定我今天又和总司出去了哦。”

“啊!安定你好过分!那是我的团子!”

“安定,这些活可以交给你吗?我不想弄脏啊。”

“安定,我可爱吗?”

“安定,我会被疼爱的吧。”

“安定……”

“总司,又要出战吗?”
“嗯,对啊。该带谁好呢?”
“冲田君,带我去吧!”
“啊!安定你抢我台词!总司带我去!!”
“带我去吧总司!!”
“冲田君!”
“总司!!!!!”
“好啦好啦,这次就带清光去好了。下次再带安定吧。安定要在家好好等我们回来哦。”
“嗯……”
“嘿嘿,我就先走啦!记得等我回来!”
“哼,我等的是冲田君,谁要等你啊!”大和守安定冲加州清光摆了个鬼脸。
“安定,这次的时间会有些长,你要是累的话就先睡吧。”
“冲田君你们不会有事吧……”
“放心,不会的。”
“那我等你们回来。”

大和守安定看着目送冲田总司和加州清光的【他】,内心一阵酸痛。他不敢再停下脚步,默默跟随冲田总司一行人到了那个时代——元治元年  池田屋。
触摸上那扇熟悉又陌生的小旅店的门,屋内的叫喊声正暗示着战斗的惨烈。安定怕自己会忍不住出手,于是躲进角落,眼睛盯着二楼的窗户。突然,一个黑色的身影从那个窗外跳出,稳稳的落到地上,坚硬的后跟和石头地面碰撞产生“砰”地声响。黑色的衣服随着风在夜空中起舞,颈部的围巾也因风的走向而随之摆动。大和守安定瞪大了眼睛,看着不远处的人。栗色头发,黑色洋装,金色耳夹,高跟鞋,还有那一双在夜空中发亮的鸽血红。值得关注的是,他的腰间佩戴着两把相同的红鞘打刀!!
是加州清光
“他怎么会在这里!”大和守安定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回想起当时事情的经过。
!!!
并不是大和守安定看错了,而是真的存在,在这个时间段里的第三振【加州清光】

“为什么?”大和守安定下意识攥紧拳头。
      面前的黑色身影闪身进入旁边的巷口,很快和夜晚融为一体。没有多想,安定快步向前很紧【加州清光】 “咳…………咳……”【加州清光】捂住胸口,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同时栗发付丧神似乎察觉到了不同气息,抑制自己的反应,稳住步伐,抬头看向安定“哦,你是别的本丸的安定吗?”注意到安定的眼神,加州清光笑了笑,“想要阻止我?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开吧。不然,可能会折断哦~”加州清光右手握向本体,漫不经心的说着那个令他本应无比敏感的词。手上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拔出另一把【加州清光】,那一把刀刃上爬满了暗堕纹路的刀。
安定突然意识到眼前的这个人已经重伤。即使这样还要忍住疼痛挺起身子装作一副“我没事”的样子,安定刚要上前,结果下一秒他就看见了他这辈子也不会忘记的事:阴森的骨刺从【加州清光】体内刺出,随之喷涌而出的鲜血染红了森森的白骨,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尤为恐怖。【加州清光】想要起身,却被体中不断生长出的骨刺牵制而动弹不得,骨刺撕扯着加州清光的肉体,以身体为养料,在他身上开出一朵朵艳血红的花。“嘶!好疼啊……”骨刺并没有因此停止生长,反而生长的愈发迅速。像刀片一样,生生的割着加州清光,把他一点点绞碎。
“清光!”大和守安定看着身体在不停的发抖的清光,立刻跑上前。
“喂!你不要紧吧!”大和守安定看着这样的他,连说话都有些发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为什么要改变历史呢?清光!要是不改变历史你也不会变成这样啊!”
【加州清光】拼命捂住流血的地方,抬头看向安定“切,你还真是多管闲事啊。……我恨冲田总司,那天我可是救了他的命啊!他却就这么把我抛弃了…咳……咳……………”【加州清光】低下头,忍受着疼痛小声抽泣起来,“凭什么啊……”
“所以啊,只要他死了,那么被抛弃的就不是我一个人了,我也不会被折断,到时候‘冲田总司的爱刀加州清光’这个名字还是会流传下去。这样不是很好吗?”【加州清光】看着安定,表情愈发狰狞,“那么只要他去死不就好了!”
黑雾从加州清光的身体中滚滚冒出,很快就把付丧神淹没在其中,等到烟雾散去,加州清光的影子便不在了。
上一秒手中还存在的余温瞬间消逝,地上只剩下一滩艳红的鲜血,证明着刚才事情的真实,还有在血泊中的那振属于“六月五日”的【加州清光】。
大和守安定愣了很长时间才回过神来,拾起被【加州清光】偷走的那振,突然有了想法“等等,我只要把清光送回去,这样历史就不会被改变,清光也不用再折断了!”想到这里,大和守安定立刻拿出罗盘,摆动上面的时间,调整好时间轴,随后踏进光束。
眼前的景象和之前看到的完全不一样。

没有加州清光他们,没有本丸的第一部队,总司也濒临死亡。

!!!!!!
“怎么样啊,想要拯救加州清光对吧?最后可还是改变了历史。”大和守安定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振敌刀。
“你……在说些什么。”安定的声音有些颤抖。
“哈,你听不懂吗。加州清光的死,就是因为你啊。”敌刀笑的更尖锐了。
“那个【加州清光】想要改变历史,结果还没完成就已经完全暗堕。而你,正是因为带着那一把这个时代的加州清光回去,所以那个时候的你们才找不到加州清光。”
“因为那个时候,他已经被你送到过去了。真可怜啊,居然杀了他两次。自己却还没有意识到。”敌刀笑的更加猖狂,“啧啧啧,真是可怜啊。那么这位想要拯救加州清光的大和守安定先生,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再改变历史呢?然后再一次回到过去?”
“你……给我闭嘴啊!!”大和守安定拔出本体,坎向面前的溯行军。手上的动作已经完全看不出冲田君的影子,只是凭自我感觉的乱砍,毫无章法,活脱脱像一个疯子。
“这样可不好哦。大和守君。”敌刀轻松闪躲着安定的刀刃。
“可恶啊,去死……去死……都给我去死啊!”两根骨刺顺着头颅长出,湛蓝色的眼睛也渐渐变为红色。先是细小的地方长出骨刺,接着是手上,胳膊上,后来是脊柱……到最后连皮肤的颜色也变成了灰黑色,衣装也变得和打刀溯行军无差。
大和守安定——彻底暗堕。

四五个月后——————
地点:本丸。
又是一年的春天,万叶樱依然开放的像以往那样茂密。
“喂!堀川!能交给你来吗?我不想弄脏啊!”加州清光打量起自己的指甲,漫不经心地对堀川说道。
“不行哦,加州桑,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你才刚来本丸不久,要给主上留下个好印象哦!”堀川国广叹了口气,抬头看向加州清光。
“嗨~嗨~”加州清光只好低头又干起来。
“对了,堀川,你之前说过本丸里还有安定的对吧?听你说他好像出去很长时间了吧?怎么……还没回来?”
“不知道,也许大和守桑有他自己的理由吧。你等一会就去工作吧,东西我先拿到那里去了。”
“嘿嘿,好的。不愧是堀川,还是一样可靠。”
“少在这嘴贫了,不如到时候多干些活。”
堀川国广搬着东西慢慢走远了。清光迎着光看向远处的樱花,满树繁茂,一片粉红。“你什么时候才回来呢……我等了很长时间了啊……”
房屋后的一缕黑雾打破了本丸的宁静,“谁!”加州清光打了个激灵,握起本体刀看向房屋后面。
时间溯行军。
加州清光快步上前,拔刀而出,毫不犹豫地砍下,溯行军瞬间化为一片黑烟,消散在空气中。
“呼……真是的,为什么本丸里会出现溯行军啊。”剑回刀鞘,加州清光嘴上抱怨着。
“加州桑!你在那里干什么!”堀川跑上前去。
“你说神不神奇!刚才我在本丸看到一个时间溯行军欸!”
“然后呢!你没受伤吧!”堀川连忙检查加州身上有没有伤痕。
“哎呀,没有。很好消灭呢,就这么‘咻’地一下就解决了。”清光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
“那就好。我们走吧。”
“嗯,走吧。”
阳光照到地上,反射出一束特别明亮的光,照到堀川的眼睛里。
“欸?那是什么?”
明媚的阳光下静静地躺着一个精美的樱花发夹。在刚才溯行军消失的地方……
————————
碎碎念:感觉我拖了好长时间……
因为之前有小姐姐说题目太雷,所以就在这一章多写了一些,完结啦。
希望有人会喜欢呐。(不,不会的)

【加州清光视角】给主上的一封信

2
第一人称
不知道这个梗有没有人写过。
可能有刀。
————————
亲爱的主上:
您好。
       最近本丸里又发生了很多事呢。前几天来了一振新刃,叫不动行光。他好像一直没有精神的样子,每天醉醺醺的,可是次郎却说他喝的只是浓度很低的米酒。不动好像和药研、宗三他们认识,总是和长谷部吵架,果然是因为织田信长先生的原因吗……
      说说我自己吧,即使主上不在,我也在好好打理本丸,毕竟我是主上的初始刀嘛。夏天还真是闷热啊,再加上要出阵,内番,每天要洗好几遍身子……安定却总是说我矫情,切,他懂什么。我可不想弄脏啊!
        隔壁的那位大人最近很肝啊,天天在本丸里安排出阵呢……那位大人今天又来了,这次提着一小包指甲油,嘿嘿,是给我的哦~他向我了解主上的事呢。我说的时候他总是笑着的,笑的很温柔。总是有种你们以前认识的感觉。还有,之前可能是那位大人停留的时间太短或者是灵力没有完全释放出来,我今天感觉到,那位大人的灵力很强。虽然这么说不太好听,但是他的灵力和主上您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那位大人虽然很温柔,但是因为灵力太过于强大,谈话的时候总是给我一种压迫感。……还有,哪位大人前几天锻出了三日月宗近。
        啊,不说了,次郎又喝醉了,我要去帮忙了。
        期待您的回信。
                                                        您的近侍
                                                        加州清光

【加州清光视角】给主上的一封信

1
第一人称
不知道这个梗有没有人写过。
可能有刀。
————————
亲爱的主上:
您好。
        我不知道我究竟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写下这封信的。您分明说过现世有特别重要的工作要去完成,暂时回不来。可是为什么你才刚走了半个月,我就开始想您了呢?
       我最近换了新的色号了哦!可是安定那个家伙居然丝毫没看出来。本玩的大家都很好,主上安排的人物每一项我们都认真完成了。顺便一提,我连畑当番都有好好做呢!没有偷懒哦!所以等主上回来一定要奖励我!
        我们本丸旁边又有一个新的本丸建立起来了,那边的主上是一位男性呢。那位大人选择的初始刀也是我呢!看来我是被爱着的。嘿嘿~那位大人第一天就来拜访我们本丸,说想要见一下您,请教一下管理方法,还给我们每人准备了一份团子当做礼物。听到我们说您不在的时候,那位大人好像有些失落,只留下一句“过些天我再来”就离开了。那位大人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呢,不像主上,分明是个女孩子还大大咧咧的,每天还要我帮你扎头发。嘛,虽然我不讨厌就是了。
        主上,您在那边过的好吗?我们这里很好哦,不用太过牵挂我们,主上集中精力忙自己的事就好了。我们等您回来。
                                                        您的近侍
                                                        加州清光